配资之家歡迎您的到来!

方管_角鋼_H型鋼_工字鋼_配资之家_冷拔絲廠家_天臣配资

焰鑫金屬一站式工程物资供應商

中鐵、中建集團工程信譽客戶

全國咨詢熱線

4006550997

當前位置:主頁»解決方案»

解決方案一

文章出處:未知 人氣:發表時間:2017-09-10 10:48

當轉型AI成为中國互聯網企业的政治正确時,人工智能、機器学习方面的人才争奪已经成了一場明面上的戰争。

 

數據顯示,目前百度的人工智能人才儲備量占員工總數的2.54%, 2015年到2017年,阿里巴巴和騰訊的人工智能人才增幅分别为325%和285%。而人工智能崗的整體薪酬,甚至达到了2萬元以上。挖同行、挖高校、挖研究院都不在話下,好像不表現出人才的渴望,就沒有拿出對人工智能足夠的誠意。

 

不過除了明面上的短兵相接之外,我們更感興趣的是企业間的人才“暗戰”——通過内訓、高校合作等等方式培養的嫡系軍。

 

以企业角色培養人工智能和機器学习方面的人才究竟有多重要?能獲得的老員工忠誠的高性价比,更是實現機器学习、計算機視覺等等技術率先應用的可能。除了这些,不同的企业恐怕還有不同的答案。

 

谷歌:用全民AI做存量

 

最近又有人提起了谷歌的“忍者計劃”:一項谷歌内部的機器学习培訓項目,給予各個部門有限的名額,经過層層篩選,最終選擇優勝者成为“忍者”參與培訓。

 

谷歌表示,这樣做的目的是讓所有産品都提升智能化程度,擴大内部精英人才的儲備,甚至讓機器学习成为谷歌員工必備的技能。这一計劃已经實行了幾年,而谷歌内訓員工機器学习的曆史則更早,大概在05年左右。

 

 

正在接受機器学习“忍者訓練”的谷歌工程師卡森·霍爾蓋特

 

全民AI,是谷歌忍者計劃最大的重點。讓不同産品線的員工都去掌握機器学习技能,對于谷歌最大的好處就是全線産品都可以獲得AI+的光環。現在的谷歌左手牽着Waymo,右手拉着DeepMind,在無人駕駛、TPU等等人工智能的增量上都有所布局,但用AI技術改善谷歌搜索一類老业務、做人工智能的存量同樣是不能缺少。而相比空降CTO、PM等等高成本的選擇,培訓原先産品線上的員工,用新技術激發老員工做創新無疑是更好的選擇。

 

但谷歌的玩法不是人人都能模仿的了——谷歌總部6萬名員工中有2.5萬都是工程師,因为有強大的基因才讓全民AI成为可能。这也在提醒着我們,人工智能不僅僅帶来了無人駕駛这樣的新戰場,我們的對手還在不斷的完善着搜索、翻譯等等舊业務。

 

Facebook:建立人工智能西點軍校

 

相比谷歌,Facebook的内部人工智能培訓課程更體系化、看起来专业度也更高。

 

今年三月,宣布創建 Facebook AI Academy,對公司内部員工進行免费AI技能培訓。Facebook人工智能学院的課程来自于Facebook人工智能研究院(FAIR)首腦之一Larry Zitnick,課程涉及深度学习、卷積神经網絡、循環神经網絡、強化学习等等多種技術,課程完成後,還可以到FAIR中進行一到兩年的項目實踐。

 

 

 

相比谷歌較为泛泛的忍者計劃,Facebook可以說是为員工提供了一條完整的人工智能向内部晉升通道,從技術培訓,再到項目實踐,而且接觸到的都是FAIR这樣Facebook人工智能最核心的资源,簡直是軍校式的人才培養方案。

 

这樣不遺餘力的培育人才,一是在幫助FAIR的学術能力落地應用,FAIR在技術上的實力毋庸置疑,雖然時不時出個“AI發明自己語言”的炸裂性新聞,可小紮在開發者大會上提到的更多還是AR,不得不讓人懷疑,FAIR的技術成果是不是隻能應用于CV領域。第二也是在加速在人工智能賽程上的步伐,相比谷歌2.5萬工程師的數量優勢,Facebook隻能從質量上進行補充。

 

英偉达:一切为了賣GPU

 

前面兩家企业培育人才的邏輯還很容易理解,要提到英偉达的深度学习学院(DLI),就有點讓人看不懂了。

 

和Facebook、谷歌不一樣的是,英偉达的DLI面對的不是自己的員工,而是對外開放的,而且開放性非常高。

 

英偉达DLI課程分成兩類,一類是和Udacity、Coursera在線編程教育合作的線上課程,另一類則是定期舉辦的線下培訓課程,同時還有可以为産品、企业量身定制的深度学习研讨會。

 

 

 

從Udacity上可以看到DLI的課程要求,可以說門檻非常低了。而学习了DLI相關課程後,還可以獲得自动駕駛的納米学位——一個優达学城與 Google、亞馬遜、Facebook、AT&T 等企业共同打造的学习認證項目。

 

在官網上也能看到,英偉达DLI時長为一天的線下深度学习培訓班,限報名50人,学费为750元,課後發布統一結业證書,還经常有免费的公開課。

 

坦白講,这些線上課程和一天式的線下培訓,離培養出人才還有點距離。不過这樣下去的話,黃仁勳培養出10萬深度学习從业者的計劃可能會很快實現。

 

所以,英偉达和FB、谷歌最大區别就是,後者盯上了科技創新的紅利,而英偉达盯上了跟風期的紅利。今天人工智能人才的争奪,暫時隻存在于大公司間對頂尖人才的争奪。

 

在高校課程還沒徹底普及時,英偉达DLI培育出来的有企业證明背書、有基礎技能的深度学习從业者,就可以填補这些缺口,最重要的,向所有企业普及GPU。英偉达目标清晰,一切行为都以“讓GPU更好賣”为最終目标。

 

國内企业:人工智能大戰,别輸在戰備階段

 

再看國内企业,令人意外的是幾乎無一有这樣的企业内部培訓機制,隻有百度在今年和一些高校展開合作,用共建實验室、共享數據等方式推行人工智能教育的“企校聯动”。而其他企业最多是開放一些平台,幾乎沒有公開宣傳過類似忍者計劃等等的内訓機制。

 

 

百度與南大簽約共建大數據研究平台

 

其中的原因也不難理解,或許是現如今中國人才競争太過激烈,公開宣傳内訓機制反而會引来他人挖角甚至“卧底”;又或許是我們习慣了KPI文化,不知道該怎麼給企业内訓这件高成本的事定轉化目标,一些大企业不同事业部、部門間的競争也注定了無法将知识共享;最糟糕的情況,可能就是我們在機器学习方面的人才太過緊缺,根本無法負擔起内部培訓、知识傳承这種事。

 

不管是哪一種情況,我們都應該反思,國際上人工智能的賽場,表面上是拼的新技術、發論文,可背後卻是一場人才儲備的暗戰。看着矽谷一批批的華人工程師,難道吸引他們的僅僅隻是海外企业的光環和高薪?國内企业極差的内部学习氛圍和單一的晉升渠道,多多少少要背上一鍋。人才流失還不是唯一的損失,技術隻集中在一小部分人手中,更會讓企业陷入被动的局面。

 

隻希望,下次再搜索“人工智能培訓”時,霸屏的不僅僅是流水化生産的培訓機構,也能看到有中國企业承擔起知识傳承的責任。

下一篇:解決方案二 上一篇:沒有了